<nav id="ukwos"><strong id="ukwos"></strong></nav>
<xmp id="ukwos"><menu id="ukwos"></menu>
<xmp id="ukwos">
<menu id="ukwos"><tt id="ukwos"></tt></menu>
<menu id="ukwos"><tt id="ukwos"></tt></menu><menu id="ukwos"></menu>
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
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

民生無小事,枝葉總關情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從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,到疫情防控“人民至上、生命至上”,再到辦好群眾實事、解決百姓急難愁盼——蘇州廣大干部群眾始終堅持以民為本,在高質量發展中奮力書寫民生幸福答卷。

新時代飽含新期待,新征程呼喚新作為。即日起,《姑蘇晚報》推出“新時代新展望”系列報道,記錄普通百姓十年生活變遷,以民生“溫度”標注幸福“刻度”、印證惠民利民政策的“厚度”,展望在新的歷史起點上砥礪奮進、譜寫新篇的光明前景。

一家40多年的鐘表維修部,見證了葑門橫街的變遷——

在“市井老街”中弘揚傳統技藝

本報訊(記者 嚴松)中秋佳節臨近,姑蘇區葑門橫街上熙熙攘攘。不少老蘇州來此采購螃蟹、月餅、雞頭米等時令美食,不少年輕人則帶著相機,邊走邊吃邊拍,記錄著這條老街的煙火氣。但不管男女老少,經過橫街149號時,總會好奇地探頭朝里望望,看看這家店牌生了銹、梁間還有些許蜘蛛網的老式鐘表維修部。

昨天,記者來到位于橫街上的這家友誼鐘表修理門市部。只見十幾個平方米的空間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有年代感的鐘表,有晚清時的“自鳴鐘”,有漂洋過海的“西洋鐘”,還有20世紀80年代結婚必備的“上海牌”……65歲的店主許琪正拿著放大鏡,專注地修著一塊手表。桌上擺著很多細小的零件和工具,有的老式工具表皮上已有包漿,與門外拍照打卡的年輕人形成了明顯的對比。

據了解,上個世紀80年代,許琪的父親許昌文在橫街上開了這家鐘表店。“以前,橫街是城里城外連接節點,也是河道陸路的交匯碼頭。本地菜非常新鮮,城里人都趕來買,買賣雙方自行交易成了市集。人一多,各種行當的人也喜歡聚集于此。”許琪說,因為人多,鐘表店的名聲很快傳播出去,很多蘇州人將家里的手表時鐘等拿來維修。父親有時候一天就要接待20多位顧客,也依靠著這家店養活了一家老小。雖然鐘表店的生意好,但許琪對橫街的印象卻有些糟糕。他記得,雖然橫街人多,但建筑老舊、地面坑洼,一到下雨天,路人總是踩得兩腳泥。有時,店鋪上面還會漏雨,每日熙熙攘攘的市集十分“野生”。

“直到2009年,橫街綜合整治開始,這條老街似乎慢慢開始變化。”許琪說,變樣的先是街巷兩側的建筑立面,增加了外廊、雀宿檐、圍墻,沿河露臺局部增設圍墻、上開花窗……漸漸的,橫街的路面鋪上了石磚,五花八門的店招統一了,橫停豎放的自行車、電動車也有了專門的停車位。協和俞記飯店、葑門茶室、翁記木桶、百老泉酒店等一些富有地方特色的老字號紛紛遷入,不少年輕人也來此打卡。橫街逐漸成為外地游客體驗典型姑蘇市井生活風貌的好去處,成為蘇州市井文化的一張靚麗名片。

老街的面貌好了,越來越多的游客到此體驗最市井的蘇式生活,這讓許琪的鐘表店也悄悄發生變化。“這幾年,來找我修表的顧客來自五湖四海,有的是價值不菲的名表,有的是意義非凡的傳家表,還有的顧客找我定制蘇鐘,這不僅拓寬了我的眼界,也讓蘇鐘的文化得以傳播。”許琪說。

“與時俱進,是橫街與老店給我的共同啟示。”許琪說,在接受外來環境變化的同時,留住老底子的文化與手藝,是友誼鐘表修理門市部接下來要走的路,也是他對未來的期盼,“跟著城市更新的步伐,在這條最市井、最有煙火氣的蘇州老街上,傳播最地道的鐘表技藝與工藝。”

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蘇州日報”、“姑蘇晚報”、“城市商報”和“蘇州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冬日溫暖送上門
落葉如毯
穿“冬衣”
改行
時光約會
城墻影展
妇女被鬼子们糟蹋小说
<nav id="ukwos"><strong id="ukwos"></strong></nav>
<xmp id="ukwos"><menu id="ukwos"></menu>
<xmp id="ukwos">
<menu id="ukwos"><tt id="ukwos"></tt></menu>
<menu id="ukwos"><tt id="ukwos"></tt></menu><menu id="ukwos"></menu>